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别解读 >> 正文
观点 | 黄奇帆:稳中求进掌握产业链布局主动权
2022-06-29    

“当前全球各国经济运行都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反复延宕、俄乌冲突持续、国际地缘政治竞争加剧这三个因素的冲击和影响。因此,最近关于经济全球化产生了各种观点,有人以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为由,说全球化转向了,供应链要近岸化了;有人以俄乌冲突为由,说全球化终结了,新冷战开始了;也有人以个别国家逆全球化抬头为由,说全球化倒退了。总而言之,就是说过去以水平分工为代表的全球化到头了、碎片化了,全球供应链要大调整。这些观点看上去挺吓人的,实际上也是很短视的。”重庆市原市长、复旦大学特聘教授黄奇帆在625日举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季度论坛(2022年中期)上这样说道,经济全球化趋势到底怎么样,还要看跨国公司是怎样安排供应链的,又是怎样应对供应链不确定性的。

黄奇帆表示,全球化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直线发展的,而是在曲折中不断上升的,总是面临各种不确定性,而跨国公司在应对种种不确定性时基本采取两种策略:

一种是产地销模式,即跨国公司在一个地方生产产品后,直接销往世界各地。黄奇帆分析说,在这种模式下,一般需要当地营商环境符合至少五个条件:一是当地产业链配套比较齐全,容易形成各种产业链集群;二是交通物流电力等基础设施条件较好;三是劳动力素质高、成本相对低,并且足够充裕;四是开放条件好,企业进行进出口贸易比较便利;五是当地的教育、医疗、卫生、文化等公共服务配套相对齐全。满足这些条件的地方,企业生产出产品后可从产地直接销售到全球市场。

另一种是销地产模式,即跨国公司在其主要的销售市场组织生产,直接满足当地需求。这就需要当地的市场足够大。与在别的地方生产后通过进口来满足当地需求相比,销地产至少有四个优势:一是可以绕开进口保护关税的限制,二是在销售地组织生产降低了物流成本,三是可以更加及时准确地掌握市场信息,根据当地客户需求调整产品设计,更加敏捷地满足客户需求,四是税收、利润和GDP都留在当地,并带动当地就业,形成了企业与当地政府的良性互动,也就更容易减少各种非贸易壁垒。

“跨国公司选择产地销和销地产两种模式,都是经过精心计算的结果,是考虑了各种不确定性后的理性选择和最佳方案,绝不是随意的投资冲动。这两种模式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抵消各种不确定因素带来的冲击。”黄奇帆说,我们可以从跨国公司采取的这两种模式来思考全球化。只要未来人类社会各种消费需求还在不断增长,跨国投资贸易便不会停止,只不过将会以更加集约、更加经济的方式来呈现。

黄奇帆强调说,中国是稳定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关键力量,这是因为中国是世界独一无二的超大规模单一市场,产地销和销地产这两种模式的优势在中国都可以得到充分的施展,加之中国拥有门类齐全的制造业体系,造就了中国经济独一无二的强大竞争力,进而造就了不会轻易被撼动的全球供应链和产业分工格局。

“具体而言,中国市场的规模效应可以大幅摊薄制造业的研发成本、固定资产投资成本、物流成本、市场开发成本以及原材料采购成本,这种规模优势可以影响到整个制造业成本的30%40%。”黄奇帆说,一类产品只要中国能够生产,马上就能大幅压低同类产品售价,这是中国超大规模单一市场的威力所在。

“加上中国不遗余力地扩大开放,对标高标准经贸规则,打造市场化、国际化、法治化的营商环境,对跨国公司而言,在中国以产地销模式加大高端、中高端产品的生产,要比搬离中国划算得多;此外中国拥有约占世界20%的人口,这意味着产品一旦占领中国市场,相当于覆盖了世界市场的20%。从这个意义上讲,在中国推行销地产模式也是不可多得的机遇。”黄奇帆说,跨国公司可以在中国实现销地产、产地销的结合,“尤其是中国提出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这意味着跨国公司销地产的产品也可以有部分外销,产地销外销的产品也有部分可以内销。”

黄奇帆表示,应对新挑战需要稳中求进,建立更具韧性和竞争力的产业链体系。未来我国要在产业链、供应链等产业组织层面有新的迭代升级,打造更高的质量和产业体系,如此才能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占据主动,才能进一步发挥中国作为世界最大单一市场产地销、销地产的优势。

为此,黄奇帆还提出了五方面建议:一是以产业链招商打造产业链集群。政府招商引资要从过去就项目论项目的点对点招商模式,向产业链集群招商模式转变,打造空间上高度集聚、上下游紧密协同、供应链节约高效,规模较大的战略新兴产业链集群。二是进一步加快补链扩链强链。我国需要围绕战略性新兴产业对产业链中的薄弱环节实施补链扩链强链的计划,实现更高水平的分工,更深层次的整合。三是培育并形成一批既能组织中下游产业链水平分工,又能实现垂直整合的制造业龙头企业,也就是核心代工的龙头企业。四是要培育中国自己的生态主导型的链主企业。五是要谋划布局一批符合未来产业变革方向的整机产品,例如无人驾驶的新能源汽车、家用机器人、头戴式AR/VR眼镜或头盔、柔性显示、3D打印设备等,围绕这些重点产品、产业形成一批国内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产业链集群,形成一批能够在全球去布局的龙头代工组织企业。

“稳定产业链、供应链,中国有基础。假以时日,我们不仅可以构建中国本土更具韧性和竞争力的产业链体系,而且还会有一批能在全球布局产业链、供应链的龙头企业和链主企业。”黄奇帆表示,到那时,产业链布局主动权就掌握在中国手中,这才是我国统筹发展与安全的根本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