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价格动态 >> 正文
创2008年以来新高 !这种工业金属价格飙升
2022-02-17    

正当全球投资机构聚焦油价何时站上100美元/桶整数关口时,伦敦期铝却悄悄掀起一轮凌厉涨势。


截至2月9日19时30分,伦敦期铝主力合约报价徘徊在3205.8美元/吨,隔夜一度创下2008年以来最高值3236美元/吨。


这意味着伦敦期铝继去年上涨42%后,今年以来继续上涨逾14%,成为今年以来伦敦金属交易所表现最好的金属之一。




“目前,伦敦期铝涨势显得难以阻挡。”一位华尔街大宗商品投资型对冲基金经理表示。2月以来,众多对冲基金争相涌入期铝市场买涨套利,以击鼓传花式的激进建仓方式助推伦敦期铝在突破3000美元/吨整数关口后,迅速向3250美元/吨逼近。


“供需关系趋紧,的确是推动伦敦期铝价格节节攀升的根本原因之一。”上述华尔街大宗商品投资型对冲基金经理指出。


数据显示,LME注册的铝库存已从去年3月的约200万吨,降至76.77万吨,创下2007年以来的最低水准。


“这也触发通胀交易再度活跃。”一位美国大宗商品期货经纪商表示。此前,众多华尔街投资机构热捧通胀交易,主要原因是欧美央行采取力度极大的宽松货币政策,如今随着这些国家相继收紧货币政策,大宗商品供应紧张与国际关系变局正成为他们继续追逐通胀交易的主要理由,炒作伦敦期铝迭创新高,无疑是新一轮通胀交易“抬头”的风向标。


一位华尔街多策略对冲基金经理坦言,通胀交易已成为今年对冲基金的一大核心投资策略,尤其在疫情持续冲击与国际关系多变背景下,一旦某些大宗商品因此遭遇供应短缺,炒作买涨这些大宗商品或将实现出乎预期的高回报。


高盛集团大宗商品资深分析师Jeff Currie直言,当前众多大宗商品期货品种处于远期贴水状态,表明供应短缺正在不断抬高众多大宗商品价格,这是他从业30年以来从未见过的景象。


谁在疯狂追涨伦敦期铝?


多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直言,他们之所以加入买涨伦敦期铝阵营,主要是基于铝现货较三个月期货的溢价持续上涨。


如今,铝现货较三个月期货的溢价达到约40美元/吨,创下2018年7月以来的最高值。


“这表明市场对铝供应短缺的担忧正在持续升温。”前述华尔街大宗商品投资型对冲基金经理坦言。这吸引众多对冲基金同行争相涌入买涨伦敦期铝获利。


据了解,大宗商品投资型对冲基金的买涨套利做法相当“直接”,就是建立庞大的伦敦期铝多头头寸。甚至部分对冲基金不做任何套期保值操作,因为他们认为供应短缺压力将令伦敦期铝持续上涨,任何套保操作反而无法实现买涨收益最大化。


荷兰国际集团高级大宗商品策略师Wenyu Yao表示,由于欧洲能源供应压力导致铝产能受限,当前铝处于一场完美的上涨风暴中。


除了大宗商品投资型对冲基金,目前众多量化投资型对冲基金也加入买涨期铝阵营。因为他们认为,相比持续震荡的股票资产,买涨处于供应短缺状况的期铝反而是胜算更高的投资获利策略。


目前,不少投资机构正在“静待”伦敦期铝价格在短期内突破3500美元/吨,因为他们正看到更多资本入场,以击鼓传花的方式持续推高铝价。


其中,不少大型资管机构也开始将买涨期铝纳入应对地缘政治风险的投资组合。他们认为,若俄乌局势骤然恶化导致西方国家对俄罗斯采取制裁措施,俄罗斯铝出口受限将放大全球铝供应短缺风波。


此外,部分大型资管机构也将买涨期铝视为对抗高通胀的重要投资品种。


全球大型对冲基金——桥水基金高管Karen Karniol-Tambour表示,随着经济扩张与价格上涨,大宗商品是最未被充分利用的对冲通胀工具。


“你需要寻找的是那些在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压力大的情况下仍会表现良好的资产。我个人偏好金属和碳排放权。”Karen Karniol-Tambour指出。




通胀交易“王者归来”?


值得注意的是,伦敦期铝价格持续迭创新高,也被华尔街投资机构视为通胀交易“王者归来”的重要风向标。


“此前,受美联储加快升息缩表步伐的影响,通胀交易一度偃旗息鼓。但在铝价持续上涨,以及油价站上90美元/桶的共振下,越来越多对冲基金相信通胀交易仍是今年一大投资主题。”一位华尔街多策略对冲基金经理直言。究其原因,一是美联储激进升息缩表预期正在降温,令美元涨势受限,无形间激励通胀交易复苏,二是全球众多大宗商品供应处于短缺状况,刺激通胀交易迅速卷土重来。


Jeff Currie表示,在28种大宗商品里,目前19种处于期货贴水状况(远期期货价格低于近月期货价格),表明这些大宗商品处于供应短缺状况,创下1997年以来的最严峻形势。此外,海运价格上涨,劳动力成本上升都可能导致大宗商品开采率不足,加剧了大宗商品供应短缺压力。


据悉,这正吸引越来越多投资机构迅速加入通胀交易阵营。但是,鉴于欧美央行正在收紧货币政策,目前多数投资机构的大宗商品杠杆投资倍数较过去两年有所降低。


上述美国大宗商品期货经纪商透露,过去两年美联储采取极度宽松货币政策期间,部分对冲基金使用6倍资金杠杆买涨大宗商品并掀起通胀交易,如今这个数值降至4.5倍左右。


在他看来,这或造成今年通胀交易的热度略低于过去两年。


但是,多位对冲基金经理对此反驳说,随着买涨大宗商品的投资机构数量日益增多,今年通胀交易的热度或丝毫不减。事实上,正是参与机构日益增多,不少持有庞大原油、铝期货多头头寸的对冲基金正在静待未来半年内,原油价格站上100美元/桶整数关口,伦敦期铝价格冲上3500美元/吨。


“这背后,是当前大宗商品估值偏低,加之供应短缺所带来的价格上涨效应,正不断吸引新资本入场。”上述华尔街多策略对冲基金经理分析说。


华尔街知名对冲基金经理Paul Tudor Jones近日表示,相比股票等金融资产,大宗商品似乎被严重低估。即便美联储采取激进收紧货币政策对抗通胀,大宗商品表现仍将优于股票等金融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