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产业竞争力 >> 正文
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要保障—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有的放矢)
2021-04-16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对此,“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设立专章进行了具体部署。当前,我国经济已经深度融入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和创新链体系,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能够促进全球资金、技术、人才、数据、服务等要素自由流动,增强我国供应链体系的稳定性;优化组合全球创新资源,高质量利用外资,汇集全球人才,吸收借鉴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和新的管理方式等,促进我国产业迈向中高端;通过规则、规制、标准、管理等制度型开放,形成与高水平国际经贸规则相衔接的制度体系,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让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焕发出强大活力;等等。可见,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对于我国在新发展阶段抓住新机遇、应对新挑战,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具有重大意义。

推动更大范围开放。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推动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与参与国家加强合作,为贸易、投资等开辟更广阔的市场。通过积极参与国际经贸规则制定深化与其他经济体互利共赢合作,促进产业链、供应链、创新链深度融合。大力实施自由贸易区提升战略,优化自由贸易区布局,提升自由贸易区建设水平,构建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

推动更宽领域开放。通过高质量“引进来”和高水平“走出去”有效配置全球优质要素资源,进一步深化服务业开放、提高制造业开放质量、扩大农业开放,把推动金融、数字技术、研发设计、医疗健康、文化教育等现代服务业开放作为提高供给质量、扩大消费需求、推动产业创新的重要抓手。全面提升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推动数字贸易开放发展。把握数字经济时代经济全球化发展的新趋势,引导企业在全球开放创新中主动作为,加快培育以技术、标准、品牌、质量、服务为核心的对外经济新优势。

推动更深层次开放。以推动高水平国际经贸规则建设为抓手,继续深化贸易、投资、金融等领域的管理体制改革,加快推进制度型开放。进一步完善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进一步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继续放宽市场准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深化国有企业改革,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

推动合作共赢开放。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在国际经贸规则变革中主动作为,坚定不移维护多边体制,坚决反对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等区域合作中发挥重要促进作用,在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等多边平台中发挥建设性作用。支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发挥协调作用,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

统筹开放和安全。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健全开放安全保障体系,在开放发展中提高风险防范能力。充分考虑未来我国面临的国际环境更加复杂多变、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因素相互交织、风险传导机制和渠道更加多样化的形势,把安全摆到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谋划,切实维护人民安全、政治安全、金融安全、网络数据安全、能源资源安全、粮食安全、公共卫生安全、海外发展利益安全等。健全风险预警监测防控体系,避免出现系统性风险。

(作者为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 王晓红)

信息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