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别解读 >> 正文
美联储研究:中美贸易摩擦使美国公司市值缩水1.7万亿美元
2020-08-25    

财联社(上海,编辑 周玲)讯,纽约联储周四(美东时间5月28日)发布的报告显示,中美贸易摩擦使美国上市公司市值减少1.7万亿美元,并使美国2019年的投资增长率下降了0.3个百分点。报告预计到2020年底,中美贸易摩擦将使美国投资增长率下降1.9个百分点。

从2018年初开始,美国政府对从中国进口的3000多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平均关税税率从2.7%提高到17.5%。大部分关税上调发生在2019年第二季和第三季度。作为回应,中国政府进行了反制性报复,将对美国出口产品的平均关税从5.7%提高到20.4%。


美国公司在中国的风险敞口

纽约联储的最新研究发现,中美双边关税的大幅提高或通过多种渠道影响了美国公司的预期盈利能力。

首先,之前的研究表明,美国公司承担了美国提高进口关税的几乎所有成本,这可能降低了它们预期盈利能力。

其次,直接或通过子公司向中国出口的美国公司利润出现下降,因为中国的关税降低了它们的竞争力。

第三,中国可能会对美国企业设置一些非关税壁垒,这可能降低美国企业在中国市场的投资回报。

另外,贸易摩擦的负面影响不仅影响了与中国直接进行贸易的企业;美国跨国公司可能也通过子公司受到了影响。

有关贸易摩擦的讨论往往只关注美国对中国的进出口,而忽略了美国公司在中国子公司的更大风险敞口。例如,2017年,美国向中国出口了1300亿美元的商品,但同年美国跨国公司在中国的销售额达到了3760亿美元。

尽管2017年双边贸易逆差很大,原因是美国对华出口仅是中国对美国出口的四分之一,但美国公司在中国市场的总销售额(出口加跨国销售)为5050亿美元,仅比中国公司在美市场总销售(5700亿美元)额低11%。

事实上,在纽约联储研究的样本中,3000家美国上市公司(几乎涵盖了美国全部市场)中有46%是通过进出口或通过子公司销售而进入中国的,平均每家公司有2.3%的收入来自中国。

贸易摩擦还会影响不与中国有贸易往来的美国公司。

其中一些公司可能会从贸易摩擦中受益,因为美国宣布的关税,可能提高了与中国进口产品有竞争关系的美国公司的预期利润。

但其他公司可能通过一些渠道受到不利影响。例如,贸易政策不确定性的增加和依赖中国市场公司的需求减少,可能影响了没有直接与中国有贸易关系的企业盈利能力。

此外,他们的美国供应商可能提高了价格,要么是因为他们从中国进口(的关税增长),要么是因为它们可能会因为进口竞争的减少而提高价格。

贸易紧张局势和企业盈利能力

预期公司获利能力的下降,可能会迫使企业调整其在全球联系和供应链中的投资相关成本,从而对投资产生不利影响。

该报告首先通过评估中美贸易摩擦对公司预期获利能力的影响,然后估算获利能力变动对投资的影响,来估算渠道的重要性。

报告称,要了解关税宣布与盈利能力之间的联系,就需要衡量利润预期,并确定一家公司是否在中国有业务。

该报告用股价的变化来代替预期利润的变化,这就需要考虑贸易摩擦宣布日前后的股价走势。报告还将与中国有业务往来的美国公司定义为:从中国进口、向中国出口或在中国销售产品的公司。

如下表所示,平均而言,中美贸易摩擦宣布日与股市大幅下跌有关。如果只看宣布日当天的收益,会发现样本公司的股价下跌了8.9%。相反,如果观察7个交易日的窗口期(从宣布日发布的前一天开始一直延伸到之后的五天),会发现仍下跌2.9%。

因此,尽管市场在中美贸易摩擦宣布日之后有所反弹,但它们还是降低了上市公司的预期净利润。

报告认为,可能有两个途径引发中美贸易摩擦导致的这些变化。

首先,贸易摩擦的宣布可能会影响股市回报的“共同”因素——更大的政策不确定性、预期经济状况的变化等等,从而影响预期利润。

其次,贸易摩擦的宣布可能对那些在某种程度上与中国有贸易往来的公司,产生了“差异”效应。

对股票价格和投资增长的影响

报告估计,上述这两个渠道共同将股价压低了6%,导致样本中的公司市值损失1.7万亿美元。

在这6%的下降中,报告将3.4个百分点归因于贸易摩擦声明对“共同”因素的影响,2.6个百分点归因于这些声明对与中国有直接联系的美国公司的“差异”影响。

下面的图表中可以看到这些“差异”效应,该图显示了与中国有关联和没有关联的美国上市公司在宣布关税之后的“累积异常收益”。

可以看到,与中国有关联企业的异常收益分布向左移动,这意味着有关联企业在关税公告后的平均收益低于未受影响企业。换句话说,这些公告降低了有关联企业的相对预期利润。

纽约联储的研究结论是:中美贸易摩擦使美国上市公司市值减少1.7万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