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预警快递 >> 正文
美国贸易政策恐趋向强硬
2016-12-23    

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21日宣布,将在白宫内部新成立一个贸易委员会,并将由对华贸易态度“鹰派”的人选管理。

新成立的白宫全国贸易委员会将在贸易谈判战略方面给特朗普提出建议,并将致力于促进美国制造业和国防领域的就业。

分析称,美国新的贸易架构体系将更趋向“防御性”,贸易保护主义风险有所增加。

贸易政策或突出“防御性”

特朗普的过渡团队当天发布声明称,提名经济学者纳瓦罗来领导新组建的白宫全国贸易委员会。现年67岁的纳瓦罗曾担任特朗普竞选期间的顾问。他撰写过《致命中国:美国如何丢掉制造业》,这本书后来被制作成纪录片。

“全国贸易委员会的组建进一步表明,特朗普决心让美国制造业再次变得伟大,并向每一名美国人提供拥有体面工作与薪资的机会。”声明称。

据悉,纳瓦罗一直与特朗普的竞选活动紧密相连,提供了一系列经济方面的建议,特别是帮助制定了贸易政策,包括新成立的贸委会。他声称,这个组织具有“防御属性”,而不是“保护主义性质”。

关于纳瓦罗的评价,特朗普在声明中说:“他很有先见之明地记录了全球化给美国工人们造成的伤害,并为未来复兴我们的中产阶级指明了一条道路。作为一名贸易顾问,他将在我的政府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纳瓦罗曾公开表示,他支持特朗普对来自中国的商品施加45%的惩罚性关税。他曾对《洛杉矶时报》表示,这种措施不会导致一场贸易战,但会让中国停止“大规模作弊”。报道援引他的表态称:“关税并不是最终的游戏。关税是一种谈判工具。如果中国想要进入全世界最大的市场,就必须遵守游戏规则……中国将尊重特朗普。”

纳瓦罗还支持特朗普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并称美国大部分的贸易条款已经进入了“必须重新谈判”的阶段。

特朗普过渡团队20日还宣布,计划让罗斯负责贸易政策。这位亿万富翁不久前被特朗普提名为商务部长。

这个信号显示特朗普计划强化对全球市场中竞争对手的打压,以及重新制定那些他声称损害美国工厂就业的贸易协议。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将不会与商务部合并,但特朗普过渡团队发言人明确表示,大多数贸易政策决定将由罗斯掌舵。罗斯的很大一部分财富来自其对陷入困境的钢铁公司的投资,这些公司受益于前美国总统布什在2000年初实施高额进口关税。

“罗斯在自己的生平中不仅谈成了一些非常好的交易,而且曾与总统当选人在起草新贸易政策方面进行了密切合作。”发言人公开表示,“在本届政府中,罗斯将在任何贸易问题上发挥重要作用。”

特朗普将于120日上任。他把贸易问题作为总统竞选活动核心,指责美国与墨西哥及中国签订的多边贸易协议导致美国就业岗位流失,还反对美国与欧盟和亚太地区国家达成自贸协定,他称之为“糟糕的协议”。

罗斯和纳瓦罗在特朗普竞选时共同参与了“经济政策白皮书”的著作,两人都认为美国要重塑3.5%的年均经济增长率,必须立足于减少贸易赤字和制造业增长。

设置贸易壁垒难提振经济

各界分析认为,特朗普挑中的人选阵容显示,未来的美国政府可能会在贸易往来国出口补贴和贸易壁垒的纠纷上采取更强硬立场。

《金融时报》文章称,特朗普政府着力于降低贸易赤字的行为,将有悖于全球化发展规律。华盛顿卡托研究所贸易政策主任伊肯森说,纳瓦罗的贸易观点具有“危险性、误导性”。他说,纳瓦罗所追求的“贸易平衡”将导致大量资本外逃、外界对美国货关上大门的风险,经济下滑在所难免。

未来,钢铁业等行业可能成为中美贸易摩擦的关键领域。英国《金融时报》之前发文称,特朗普将美国钢铁业置于其工业政策的核心地位,他承诺将大兴基建。而钢铁正是基建领域的关键用材。

对美国贸易机构的重新架设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特朗普正在实践其竞选时的主张,但业界认为,带有保护主义的贸易壁垒措施未来对美国经济的提振作用有限。

美国媒体Politico称,白宫全国贸易委员会的成立会削弱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影响力,后者传统上拥有对外贸易谈判权。美国贸易代表弗罗曼被视为奥巴马政府贸易政策的主要架构师,他负责协商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最终未能获得国会批准。

有分析认为,特朗普的反全球化计划短期内或将利好股市,但长期而言,会制约贸易和企业利润,束缚经济增长。特朗普提出的贸易保护措施涉及中国、加拿大和墨西哥,而这三个国家是美国重要的贸易伙伴,三国与美国的年均贸易总值共计可以达到19000亿美元,采用贸易壁垒恐伤及美国自身。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若美国对中国和墨西哥征收高额关税并遭到报复,美国或因此陷入经济衰退,并且失去500万个就业机会。更重要的是,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或将改变全球贸易规则,而这将对依靠全球贸易增长而获利的发展中国家制造业造成不小的伤害。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分析称,若美国政府对中国实施高达45%的关税制裁,中国或将取消部分从美国进口商品的订单,予以回击。与此同时,特朗普一直宣称实施高额关税可帮助制造业和就业机会重回美国本土,然而事实可能并非如此。当前,制造业已逐步转移到了越南和孟加拉等成本更低的国家,实施高额关税并不会改变现状,只能令情况变得更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