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别解读 >> 正文
APEC完成亚太自贸区集体战略研究 亚太自贸区建设再推进
2016-11-22    

对焦亚太自贸区

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四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1120日在秘鲁首都利马闭幕,推进亚太自贸区建设成为会议焦点。本次会议上,各经济体领导人批准了APEC部长会议提交的《亚太自贸区集体战略研究报告》(以下简称《研究报告》)和相关政策建议。《研究报告》的获批,是亚太自贸区各经济体完成的第一个实质性动作,对亚太区域一体化进程和经济合作具有里程碑式意义,但当前亚太自贸区具体实现路径还存在困难,仍需探索。

导读

亚太自贸区刚提出时APEC成员兴趣并不高,由于各项基本条件还不成熟一度面临停滞,但在近几年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全球贸易低迷、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变化的背景下,推进亚太自贸区建设的必要性、紧迫性十分突出。

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四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1120日在秘鲁首都利马闭幕,作为备受外界关注的焦点议题,亚太自贸区(FTAAP)建设在此次会议上向前迈出了重要一步。

APEC会议批准了《亚太自贸区集体战略研究报告》(以下简称《研究报告》)和相关政策建议,并以此作为《亚太自贸区利马宣言》。受访专家认为,《研究报告》获批对于亚太区域一体化进程具有里程碑式意义,进一步明确了APEC未来中长期的目标,但亚太自贸区具体实现路径还存在现实困难。

亚太自贸区建设获重要进展

新华社报道称,《研究报告》评估了亚太自贸区潜在的经济影响和社会效益,盘点了实现亚太自贸区的各种可能路径,找出了贸易投资壁垒,并进一步明确了把实现亚太自贸区作为下一阶段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主要目标。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完成集体战略研究是亚太自贸区各经济体完成的第一个实质性动作。

“距离实现2020年茂物目标的期限只剩四年,任务非常紧迫,亚太自贸区是APEC下一个阶段目标设置、未来发展的奠基石,因此《研究报告》作为其路线图设计获批具有里程碑式意义。”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张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南开大学APEC研究中心主任刘晨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推动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是建立一个怎样的有效、合理、稳定的制度性框架,这次APEC会议进一步明确了今后中长期的目标,强调将亚太自贸区作为APEC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中的关键手段。

2006APEC河内会议上,建设亚太自贸区的愿景被首次提出,但直到2014APEC北京会议才启动了建设进程。张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亚太自贸区刚提出时APEC成员兴趣并不高,由于各项基本条件还不成熟一度面临停滞,但在近几年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全球贸易低迷、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变化的背景下,推进亚太自贸区建设的必要性、紧迫性十分突出。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119日在2016年亚太经合组织的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发表主旨演讲时指出,建设亚太自由贸易区是事关亚太长远繁荣的战略举措,工商界称之为“亚太经合组织之梦”。

“我们要坚定推进亚太自由贸易区建设,为亚太开放型经济提供制度保障。要重振贸易和投资的引擎作用,增强自由贸易安排开放性和包容性,维护多边贸易体制。” 习近平强调。

张琳认为,习近平主席的主旨演讲表明,在当今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多边体制下自由贸易进程面临挑战的严峻形势中,中国在现阶段充当了更加坚定地推进贸易自由化、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角色。

不过,尽管此次APEC会议上亚太自贸区建设向前迈出了重要一步,但距离实质谈判的启动还有一定的距离,具体实现路径仍存在现实困难。

张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一方面,亚太区域内自贸协定非常多,被称为“意大利面碗效应”,各种自贸区协定相互交叠,每个协定下涉及到的经贸规则标准、开放程度、具体实施细节各不相同,整个区域内贸易投资规则的融合、监管、趋同难度较大;另一方面,在具体路径的选择上,此前达成的共识是以TPPRCEP为两条实现途径,但TPP现阶段面临停滞,而RCEP不含美国,或难以成为整个亚太区域内的一体化协定。

“如何实现亚太自贸区,通过怎样的路径、选择怎样的平台,在现阶段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路线图,这是当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利马宣言》中对于解决这些问题的表述也是比较匮乏的。” 张琳说。

“互联互通”新支柱

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期间表现出的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倾向和上台后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也为此次APEC会议投下阴影。APEC经济体领导人在会议宣言中重申,将保持市场开放并反对一切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同意将不采取新的贸易保护措施的承诺延长到2020年,并取消损害贸易、迟滞全球经济复苏的保护主义和贸易扭曲措施。

刘晨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此次APEC会议将亚太地区经济合作的进程和维护全球化发展、构建开放型经济格局的内在关系体现得更加突出。“这些年亚太地区作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在全球化遇到波折的时候,更多的是体现责任和担当,通过自身一体化进程的发展,反哺经济全球化的进程。”

他还指出,此次APEC会议上达成的关于促进“互联互通”合作的共识,也与经贸发展密不可分,一方面能为亚太地区经贸的发展提供更好的基础条件,另一方面也将增强内生动力。

“互联互通”自2013年以来连续成为APEC会议的重要议题,2014APEC北京会议上制定了亚太经合组织互联互通蓝图(2015-2025),为推进“互联互通”合作提供了行动指南。

习近平主席在主旨演讲中强调,要推动太平洋两岸互联互通建设彼此对接,在更广范围内辐射和带动实体经济发展,深入落实北京会议制定的互联互通蓝图,完善基础设施、制度规章、人员交流三位一体的互联互通架构,确保2025年实现全面联接的目标。

刘晨阳指出,“互联互通”涵盖领域广阔、合作空间巨大,APEC成员可从各自的利益诉求出发,找到适合自己的合作领域,从这几年的实施过程来看,APEC内对“互联互通”合作的意义和前景达成了广泛的共识。

2020年茂物目标到期后,"互联互通"很可能成为APEC新的支柱合作领域,取代现在传统的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刘晨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APEC“互联互通”合作,不仅包括“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合作,还可与其他很多国家已发起或准备发起的区域性互联互通合作很好地对接、融合,因此下一步实施的空间、见到阶段性成效的前景十分乐观。

中国已成为绝大多数亚太经合组织成员主要贸易伙伴和出口市场,此次会议恰逢中国加入APEC 25周年,中国经历了从最开始的适应合作进程、积极参与,到发挥引领作用的角色转变。

“今后中国不仅会在亚太区域合作中发挥引领作用,同时也会将亚太区域合作与全球经济治理两个层面很好地结合起来,在区域合作和全球框架下的经贸合作上更好地发挥作用。” 刘晨阳说。